原创北洋之家12-13 03:09

摘要: 这个女硕士不简单!


前几天,一个普通女孩登上了央视《新闻周刊》栏目,连白岩松都说:“希望像她这样的人再多一些”!


这个戴黑框眼镜、梳马尾辫的人叫陈立雯

尽管已经从师范院校硕士毕业多年,

还有着国外留学的背景,

但她没有像她大部分同学那样,

在宽敞明亮的教室里传道授业,

做一名受人尊敬的老师。


她现在每天的工作,

就是坐上一辆农用三轮车,

走街串巷、挨家挨户收垃圾。

但某种意义上来说她也是“老师”,

只不过教的内容是垃圾分类。




别人对垃圾嫌而避之,

她却将其视为珍宝;

别人将垃圾分类停留在概念上,

她却用近10年时间将概念一步步变为现实。


都知道垃圾要分类才环保,

但却没几个人有勇气像她那样

放弃按部就班的生活,

一头扎进环保组织全身心去推广垃圾分类。


最近,她因为在保定涞水县南峪村

推广垃圾分类登上了央视《新闻周刊》。

因此,更多的人认识了

不当老师却去收垃圾的陈立雯。




NO.1

一张照片,

让她走上环保道路


陈立雯出生于沧州献县西蔡村,

直到考上大学才离开家。

小时候玩耍的乡村是绿色的,清新的,

大自然的美好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2005年从河北科技大学英语系毕业后,

她一边当老师,一边准备考研,

最终,她被天津师范大学录取,

主修外国文学方向。

那个时候,她对自己人生的设想是,

毕业之后当个英语老师——

这也是父亲对她的期望。


然而生活中总是会有很多不期而遇,

陈立雯的人生拐点在她硕士毕业前出现了。

当时作为环保志愿者,

她已经参与了很多次与环保有关的活动,

但这一次有所不同。

那是一次倡导垃圾分类的主题活动,

主办方做了一个图片展,

其中一张照片深深地震撼了陈立雯的心。

▲陈立雯当时看到的就是这张照片


这张照片是一位美国摄影师拍摄的,

在太平洋中部的中途岛,

每年都会有成千上万只信天翁死去,

而导致它们死亡的大部分原因不是打猎,

而是人类抛弃的漂浮塑料垃圾。

由于没办法消化排出,

很多塑料就留在了信天翁体内,

运气不好的直接会被刺穿内脏,

剩下的也将死于窒息

或胃容量减少导致的饥饿、脱水。


看着这张照片,

陈立雯震惊了,

她甚至能体会到它们生前所经历的痛苦挣扎。

她想到了自己的家乡,

这些年,出现在村庄和地头的塑料越来越多,

这些很难降解的无机物,

正在蚕食着她的家乡,

她儿时记忆中的家园,也变得越来越丑陋。


她知道垃圾分类是解决垃圾问题的唯一方法,

她想做点事。

最后,她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全身心投入到环保工作中去,

做一个全职环保人。



NO.2

推广垃圾分类,

需要打通的环节太多了


硕士毕业之后,

陈立雯没有去投简历找工作,

而是和志同道合的朋友创办了一个环保机构,

成了一名全职环保人,

主要关注的方向就是垃圾处理。

虽然并不理解,

但她还是得到了父亲的支持。


现阶段,我们的垃圾主要是焚烧和填埋,

但这两种方法对于环境和健康,

都有着不可估量的伤害。

陈立雯说,“只有垃圾分类

才能解决焚烧和填埋产生的污染问题。

所以,我就一直想,垃圾分类必须要推广。”



她曾作为环保人士

将四川、广州、杭州等省市的

环保厅、环保局告上法庭,

申请公开垃圾焚烧项目的环评报告,

并几经波折,

真的拿到了四个项目的环评报告。



2015年,

她获得了加拿大一所大学的奖学金,

跟着一位研究全球电子废物的导师

进行了一年的深造。

然后她又在美国南加州大学学习一年,

研究中国垃圾分类和回收的历史。


两年的学习愉快而紧张,

她学会了从学术角度、社会角度

和政治角度看待环保。

今年5月份,陈立雯学成归国。


回国后,她在北京的一些社区推广垃圾分类,

她向一些社区的物业提出

撤掉楼道内外的公共垃圾桶,

让每户居民在家中先将垃圾进行分类,

再由专人到小区来统一收集。

然而,她的建议接二连三遭到了拒绝,

她发现推广垃圾分类需要打通的环节太多了。



NO.3

60多岁的农村大妈都能做到,

垃圾分类与国民素质无关


两个月前,中国扶贫基金会找到她,

说河北涞水的南峪村毗邻野三坡风景区,

正在发展山村旅游和民宿项目,

原先一直存在的垃圾问题,

是村委会想要解决的难题之一,

希望陈立雯能有办法。

抱着试试看的想法,

陈立雯来到了南峪村,

她的垃圾分类计划一提出,

立刻得到了村委会的认可。

在农村分出来的厨余垃圾,

不像城市需要从一个社区运很远,

农村的优势在于它背靠土地,

只需简易堆肥

就可以直接用到田地里成为肥料。

陈立雯觉得,

农村更适合作为垃圾分类推广试点。


6月份的一天,

陈立雯只身一人来到南峪村,

她带来了给垃圾分类的桶,

在村广场,

这场轰轰烈烈的垃圾分类运动启动了。


带着几分新鲜感,

南峪村二百多户村民都加入了进来。

大家知道陈立雯是个硕士,

但仍然习惯叫她“收垃圾的”,

当然这个称呼并没有恶意,

陈立雯也坦然接受。


村支书段春亭今年55岁,

比陈立雯大19岁,

但他一直尊称陈立雯为陈老师,

因为“陈老师”的到来解了他的燃眉之急。



陈立雯挨家挨户手把手教村民

如何把垃圾进行准确分类,

她认为这是最有效的宣传方式。

每家垃圾分类的“标配”是两个桶和一个网兜,

桶用来装“厨余垃圾”和“其他垃圾”,

网兜里装“可回收垃圾”。



什么叫厨余垃圾?

什么叫其他垃圾?

哪些属于可回收垃圾?

这些基础的概念,

陈立雯必须“手把手”地教给村民们,

然后让他们严格按照类别分装。

第一次分类收垃圾的时候,

一个片区30多户用了1个半小时,

因为每走一户,她都要去告诉村民如何分类。



有两个60岁左右的大妈拉着她的手说,

姑娘我可能不知道怎么分,

你告诉我,我就按照你说的做。

让她感到意外的是,

不少村民甚至主动过来帮她分发宣传单,

还表示愿意改变旧习惯对垃圾进行分类。

小到购买分装垃圾桶、编织袋,

大到改造运输车、寻找堆肥场地,

有了大家的帮助,

陈立雯之前所想的难题都迎刃而解。



在陈立雯的影响下,

远在家乡的父母亲,

也已经习惯了买东西不用塑料袋。

以前谈到垃圾分类,

有人会说中国人素质不高很难推广,

陈立雯说,

没有上过学的大妈都可以学会垃圾分类,

证明了环保理念跟素质无关。



NO.4

“垃圾不落地,定时定点回收。”


陈立雯的垃圾车是经过改造的,

放低底盘,前后车帮割掉,

腾出空间来放盛放分类垃圾的大桶。

每天下午5点,

随着陈立雯一声“倒垃圾喽”,

村民们纷纷走出门口,

将已经分好的两桶垃圾拎出来,

按照“前边倒厨余,后边倒其他,

中间放可回收”的顺序分类投放到垃圾车上。


经过一段时间,

垃圾分类在村里已经成为一种仪式,

每天傍晚只要陈立雯一吆喝,

从村西头到村东头的人家都走了出来


“垃圾不落地,定时定点回收。”

这是陈立雯从台北学来的经验,

这样可以让源头垃圾分类的成果得以实现,

不会出现你前面把垃圾分好类,

回头垃圾车一股脑又混合在一起收走的情况。


收上来的厨余垃圾要运到堆肥场。

陈立雯虽然在农村长大,

却没有做过堆肥的农活儿,

只能求教于父亲。

她按照父亲说的方法“搅拌”,

因为“手生”,手上已经磨出两个大泡。

▲陈立雯在用回收的厨余垃圾进行堆肥


厨余垃圾发酵成肥再返田,

其实是农村传统的做法,

但后来农民更愿意用化肥代替。

陈立雯想做一个试验,

看用厨余垃圾能形成多大量的肥料、

产生的肥料够不够用、农民用得好不好。

但堆肥并不是陈立雯的第一目标,

她想将垃圾变废为宝,

更期待的是能产生直接的经济价值。


现在,陈立雯有了一个帮手,

是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

名字叫文静,学的专业与环境有关。

她们打算在南峪村待到10月份,

然后在更多的村庄推广垃圾分类,

包括陈立雯的家乡献县西蔡村。



陈立雯也会担心,

不知道自己离开后村民会不会坚持做下去,

她认为必须有一个监督的机制。

村支书段春亭打消了她的顾虑,

他打算在陈立雯走后

“亲手抓”垃圾分类的后期工作,

他已经想好要成立一个监督小组,

安排好人手按时间上门收垃圾,

同时也准备申请经费,

去买第二辆垃圾车。


最后,陈立雯说她希望农村管理部门能将垃圾分类提上日程,并有政策能为垃圾分类提供保障,同时保障的也是农村未来的环境和生态健康。



我们对这样的景象并不陌生,

很多人的家园正在被垃圾包围。

心痛的同时,却不知道如何去改变。


陈立雯放下身段,

手把手去教村民给垃圾分类,

尽管被称呼为“收垃圾的”,

她却不觉得丢人。



她本有大好前程,

可以过安稳的生活,

却把“收垃圾”当做自己的职业;

她本是弱小女子,

却甘愿做一个火种,

燃烧自己,照亮中国的环保之路!

她替我们为地球家园尽了一份义务,

她希望还给我们更多的绿水青山!

这是陈立雯最可贵的地方!

从这个意义上,

我们都应该向她致敬!


作为普通人的我们,

即使不能做到像她那样,

只要生活中处处留心,

我们都可以成为环保志愿者!


中秋节临近,该买月饼了,

过度包装也是一种浪费,

请对这样的月饼说NO!


请从我做起,从每个家庭做起,

不用塑料袋、一次性筷子,

少开车,不浪费水资源……


让我们把陈立雯的故事

ZHUAN给更多的人,

把环保的理念传递下去!

守护美好家园,

每个人都有责任,

请你接力!!


—THE END—

领导说了!

你点一个

北洋君的工资就涨10块!

求点求鼓励!

本文部分内容来自《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

*未经授权严禁私自截取、节选本公号内容,本公号保留追究盗用者版权责任的权利,请阅读转发须知!

他画的干草垛拍了五个亿,但他更专注于画女人!详情点击上图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