隆盛庄的商业字号

摘要: 在清朝光绪年间,隆盛庄的商业就已初具规模。从南街到北街虽然只有二里多长,但是两面全是商业铺面字号。后街也有部

09-13 03:11 首页 北京丰镇同乡会

在清朝光绪年间,隆盛庄的商业就已初具规模。从南街到北街虽然只有二里多长,但是两面全是商业铺面字号。后街也有部分商号,剩下的就是居民居住区。还有一条小北街是回民开设商号和居住的地方。镇内仅挂有牌匾的商号就有三百多家,还有那些没有铺面而在家里经营的手工业作坊和跑草地的,以及那些铁木建筑、铜匠、银匠、靴匠等手工艺人,数量不在几百人以下。

在隆盛庄经商做买卖的大部分是山西忻州人,还有定襄、崞县、繁峙人。忻州人基本上都经营陆成行,也有经营钱、当和棉布业的,其人数最多,从业分布也很广,定襄人以走草地做蒙古人的生意为多;还有一部分从事铁木业。大同人多经营绸布、百货及银炉饰铺。阳高人多经营熟皮、缝纫行业。天镇人多从事制皮业,即制作皮绳、皮套、皮鞭等车马輓具。浑源县人多开饭庄和粮油、造纸、翻沙房等。五台人经营水泥、建筑、洪炉等。虽然隆盛庄地方不大,但凡是来这里做买卖生意的,从事小手工业耍手艺的,都能取得成功。所以,当地流传着一句俗话:“张皋(即张皋镇)、隆盛庄,爬场好地方”。

隆盛庄各商号的从业人员,大都是家在原籍,每三年回家探亲一次,这也是山西人在外做买卖的规矩。返回时又带来家乡年青的学徒,或在本商号或介绍到其他商号开始学做生意买卖。到了学做的业务有了成就时,才能被所在的商号长期留用下来,隆盛庄所有买卖字号的从业人员都是这样一茬一茬地留下来的。

隆盛庄的商业发展,自清朝乾隆年间招垦以来,历经道光、咸丰、同治到光绪年间,将近百年的开创经营,已形成了一个塞外商业重镇。人口的增加,居民建筑的扩展,又相继修起了旨在保卫全镇安全的南阁、北阁两个防卫门户,并形成了霄夜打更报平安以防盗贼的巡查制度。其生活费用,由镇内卖炭商人从过秤佣金中支付。由于商号的增多,公益事务以及处理内外纠葛的任务也日趋加重,于是各商行都成立了自己的行业组织,类似于行业协会。这些协会都以结社的形成组成。有名的商号也都在其结社内。

一、宝粟社是粮店行和钱庄的联社。粮店在冬季开斗收粮时,需要大量的资金。旺季时按照归绥石计约在二千石左右。合计六十多万市斤。粮价每石以粗细粮计约三至五元之间(银元)。如果单纯依靠粮店自身资金根本无法周转。这就必须由钱庄为粮店支付周转金才能运转灵活。而钱庄业务也只能靠这样的周转贷借获取较大的利润。

隆盛庄最早的钱铺业,主要是凭借信誉和声望。并无多少现钱或银两,而是任用一些金融里手行家了解市场,将部分现款投放市场,随即吸收社会游资,低息借入高利放出,如此一出一入即可生息。然后又采用各种手段,联合同行,上下制造金融网络,空来空去即可周转。如农民进城卖粮,不见现款即可到城内任何一家商号买到自己所需用的与生产生活各种用品,由粮店转帐支付。这种办法叫作“谱拨”,亦称“谱款”的信誉,使之达到同现款一样的水平。这样,粮店买粮,农民卖粮,用钱买物,分文不动现钞,只由钱行人两手处理,即可解决一切周转货币问题。当月末,粮店将所有债务完全交给钱铺,由钱铺负责清偿,粮店负责利息。粮店如售给当地顾客(如陆成行油酒店),粮款仍以“谱拨”交钱铺代收,如售外地(大同京津等地)顾客,顾客也不带现款,可在客户原地付款,交由钱铺代收。而钱铺业将外地款项再投放到本地各货行业。本货行需要到外地采购货物也不需要带款即可办理。这样周而复转空来空去,即营周转又兼汇兑,俨然是现代银行一样,主要靠信誉二字。所以粮钱两商是相依相赖的关系。粮行大都以粮店代客买卖为主,自营为辅。先后有广丰店、德丰店、德泰店、永泰店、丰裕店、义合店、德源店、吉胜店、万胜店、隆盛店、聚和店、万义店、懋盛店、义丰店等。在极盛时期,同时有十三家粮店在营业。

钱庄有:义盛源、恒丰瑞、万义恒、庆春元、源丰永、广巨兴、庆德元、义顺恒”,基本上每有一家粮店就有一个钱庄。

二、兴盛社是生皮经营行业的联社。前后开业的有永顺德、义和美、兴隆店、德厚成、合义德、德厚祥、义兴隆、和合茂等。这些商号都是经营由蒙古生意运回来的皮张。兼买卖以至出口的生皮行业。民国七、八年时是一个极其繁荣的行业。

三、药铺前后有同庆和药店,双盛隆及德顺恒、同德兴、养元堂、同仁堂、双胜阳、春和钰等药店。

四、饭馆业有会丰阁、春庆元、东饭馆(回民)、西饭馆、第一楼、吉义园等。这一行业一般经历不长,时有兴替变迁。

五、干货行(即食品加工业)有三美泉、清德昌(回民)、上三元(回民)、隆兴元(回民)、恒义元、义明元、义三元、明记号、德兴元、尚美元等。

六、当铺有天合当、懋盛当、明记当、恒聚当、德裕当、恒盛当等。此行专营典当,与其他行业比出现较晚。无结社组织。

七、缸房(制油、酒业):有昌顺和后改为德巨胜。还有天德永、天复泉、德盛益、晋泰泉、德和隆、复盛泰、泉丰永、兴泰永等。

八、陆成行(米面加工业):有福和源、天裕永、义生恒、义德元、兴记、万庆和、天义永、恒梁、万福永、德记、大瑞恒等。镇内从事此行的共六十余家,每家从业人员三、四十人。

九、杂货行有长胜兴、德庆隆、广和永、胜记、恒聚德、双兴永、聚义号、兴隆店、永聚德、复瑞昌、双和厚、德记、广盛祥等。

十、货店(行栈性的货物买卖)有德兴货店、清德店、昌盛店、天有店、庆和店等。

十一、京货庄(经营绸缎布匹、鞋帽百货)    有聚义德、聚义祥、聚义兴、富丰裕、天源永等。

十二、草地庄(经营蒙古地生意兼营蒙古地建筑、铁木业、手工业等)有合义德、义和美、永顺德、兴隆店、天合成、广新长、谦合诚、侯家、贾家、闫家、李钱龙等。还有铁匠房、木匠房、建筑业,前往草原地带流动经营者约计一百多家。

十三、铁匠炉制作犁耙、鎌刀等农用工具。有长胜炉、德丰炉、永福炉、德福炉、德庆炉、同盛炉(铸造业)等。

十四、木匠铺及车铺较大的有庆昌淝、双合成、瑞合成、永顺恒等。

十五、木店(经营、檩、木料等)有永兴木店、天兴木店、广合源、德瑞森、德兴木店等。

十六、山货业通称硬生货行。经营杈、耙、木锹、笸箩、簸箕、锹、镐等农业常用工具。有义恒长、源聚永、广合源、德胜魁、福和生、德丰厚等。

十七、布店有巨义德、源义和、源顺德、德丰厚、广和森、复顺成等二十多家。

十八、黑白皮房   白皮为熟皮业,制作冬季皮衣。有永顺德、义和美、广和永、永盛鈺、兴隆店、万太隆及个体六、七家;黑皮为制作皮靴、车马皮具、皮绳线等。有三成永、三兴永、广和永等。

十九、酿造业(糖房、粉房、醋铺、豆腐、豆芽、酱等)有天合永、广盛泉、永溢泉、崇义泉、三义泉、恒义昌、宝丰泉等。

二十、银炉(首饰店)最早为销银炉。即清朝官府军队发下俸银均为50两的整元宝,需化为小锭、小元宝、小银片和分成两、钱的碎银,以便发放饷银,银炉专做此活。同时也制作首饰等银器,前后有德泰钰、天盛永、茂盛永、德盛荣、德盛荣、魁茂荣等。

二十一、纸麻庄(经营纸张、蜡烛、花炮、海味、烟糖等)有万胜祥、源兴泰、富成祥、积成祥、广盛祥、万庆厚、丰盛泉等。

二十二、染房有广德厚、惠德元、荣庆祥、白二染房等。

二十三、肉铺有合义元、虎师喜(回民)、刘官计、四合义。此行个体户居多。还有许多以个人名字为字号的。

二十四、马店与车马店    马店是专营代客买卖牲畜,多经营从草地运回来的马、牛、驼和驴骡等业务(隆盛庄就是有名的产骡区)。并代客运送到山东、河南、河北、山西等地,全走旱路运送。车马店则是经营四路往来车马客商住宿的。有三合店、天合店、广盛店、中和店、永和店、复成店、马三店、二何店等,还有一大部分牲畜牙纪多为回民,另外还有个体牙纪约一、二百人。他们的活动地多是在牛马桥。每日熙熙攘攘,业务相当繁忙,统归一个行社叫“马王社”。

二十五、毡毯社和毡义社    毡毯社是制毡业,有固定的作坊并设门市,计有:广兴源、广新长、吴毡房等。毡义社是搔毛剪毛的。最早活动于牧区,专代牧主搔剪羊毛业务,是一个非常盛行的行业。

以上这些都是在清朝时的商业字号。到民国后,又增加了一个鲜果社。是由买卖水果等组成的。最早,隆盛庄有八大行专门组成的“行庄”。随着行业不断增加。行社已经不能适应发展的需要,于是共同组成了一个整体的组织叫“商务会”。

除此以外,在这个小镇上也有烟花柳巷,叫“三义店”,还有南门的全盛店,西山口的武福店等,都有很多妓女。还有赌博汉开办的宝局,常年累月赌博押宝,官府不管不问,一直延续到民国年间。

隆盛庄的商业字号虽然发展迅速,一直保持着强盛的劲头,但在清光绪十八年(1892年)前后,遇到了大荒年,附近农区严重缺粮,饿死的人很多。隆盛庄商业直接受到影响。一个阶段出现了萧条的局面。后来经过清末民初至民国十几年左右,渐渐地恢复起来。特别是京绥铁路修到丰镇后,不仅给丰镇城带来一度繁荣,也给隆盛庄带来了一定的影响,原来对内地运输货物的牛马车,自从铁路开通以后,改由丰镇铁路转运,隆盛庄的牛马车运输业务一下大减。到了民国二十一年,铁路修至平地泉以后,集宁建县设站,开始取代了丰镇和隆盛庄商业贸易中心的地位,到了民国十五年(1926年),因闫、冯的晋北战争,西北军退却时造成兵燹匪掠的大混乱。又因集宁、土牧尔台等地商埠兴起和接连遭遇民国十八年的又一次饥馑荒年,隆盛庄有力量的粮店业,皮毛业纷纷迁往集宁、土牧尔台等地。还有,民国十年左右,原驻防的淮军调迁,地方治安很不稳定。民国十一年春二月,南庙唱戏酬神,土匪李琴带领几百土匪,化装进入隆盛庄,商号被抢,殷实的商号被放火烧了十几家。因于地方治安极不稳定,官方也只有区公所几名警察,保护不了民商安全。地方联络办起了一个民团以图自保,有一二十支毛瑟枪。但后来因农民反对负担摊派,引起一场武斗,民团打死了两个农民。民团团董白风彩(代县人,清秀才)因故坐牢,死于丰镇监狱。于是民团改名保商团以求自保。团丁最多时有一百多人。民国十五年西北军退却后,紧接着土匪袭击隆盛庄,保商团进行守城御敌,同时北街“俱进会”回民也有一部分武器,双方合作保护了民商财产免遭抢劫。前后担任保商团长的有卢富财、刘喜成、更包楞、王东来等。保商团在四门设岗,在匪患多扰的三十多年中,依靠自己的力量使庄内民商赖以安全,直到日寇投降后,才结束了这个组织。

作者:张勇,曾先后在县档案局、县志办、县委办、城建局、国土资源局、丰镇市政协任职。现为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内蒙古诗词学会会员、《丰川诗社》社长、《丰川诗苑》主编。参与了《丰镇市志》、《丰镇人物志》、《丰镇纪检监察志》的编撰工作。主编《丰镇政协志》、《丰镇市革命老区志》。先后出版了《张勇短篇小说集》、《文苑拾零》、《三友吟》(合著)、《张勇诗词选》、《百年沧桑丰镇城》等著作。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首页 - 北京丰镇同乡会 的更多文章: